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旅游业的影响:评估与建议

来源:三峡夷陵旅游网 作者:佚名 

一、问题提出与研究思路

(一)问题提出

2020年初,湖北省武汉市等多地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简称“新冠肺炎疫情”或“疫情”)逐步开始蔓延。面对疫情,党中央给予高度重视,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全国形成了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全面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局面(习近平,2020)。截至2020年3月下旬,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取得积极成效(新华社,2020),但国内外疫情形势依然复杂严峻,未来发展走势以及对经济社会发展造成的影响仍难确定。

与2003年“非典”暴发时期相比,目前我国经济结构的服务化程度加深(蔡昉,2020a)。住宿餐饮、文体娱乐、交通运输、旅游等服务消费对经济发展意义重大。因疫情防控需要,上述服务业骤然停止,面临巨大冲击。作为兼具人的移动和人的聚集双重特征的旅游业,更是首当其冲。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的测算,2018年全年全国旅游业对GDP的综合贡献为9.94万亿元,占GDP总量的11.04%,旅游直接就业和间接就业占全国就业总人口的10.29%。旅游业受疫情的影响程度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夏杰长、丰晓旭,2020)。

(二)研究思路

本文基于如下三个原则就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旅游业的影响进行评估和预测:一是“反事实”原则,即在假设不存在疫情的情况下,计算旅游业发展的预期数值,再预测疫情不同走势下旅游业可能呈现的实际情况,根据二者的差值测算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二是“有限外推”原则,即在疫情尚未结束、防治形势复杂的情况下,重点把握短期预测和关键时点预测,进行有限外推;三是“相机修正”原则,即根据疫情的最新变化对预测结果进行合理修正。

基于上述原则,本文重点关注如下三个问题。其一,就重要时点而言,春节、“五一”、“十一”等节假日期间,新冠肺炎疫情已经以及可能对我国旅游业造成什么影响。其二,就不同时期而言,2020年第一季度、半年度以及全年度,新冠肺炎疫情会对旅游业造成什么影响。其三,根据不同情境下旅游业所受到的影响,政府应该如何制定或完善政策加以干预。

(三)研究方法

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旅游业会造成什么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内疫情的持续时间。目前,医学界对新冠肺炎疫情形势的预测大致分为三类。乐观型预测认为,湖北省内疫情的蔓延扩散势头已有效遏制,且省外病例的增长潜力预计在3月份释放完毕(Cowling, 2020; Levitt, 2020)。谨慎乐观型预测认为,考虑到新冠肺炎病毒的致死率低于SARS病毒但传染能力有可能高于SARS病毒,新冠肺炎疫情将进入散发病例和社区传播阶段,即短期内彻底结束的可能性不大(丁志伟等,2020;赵序茅等,2020)。谨慎型预测认为,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在国内多个主要地区得到有效控制,未来一段时期内疫情的反向输入有可能增加国内的疫情防控难度,因此疫情将在年内持续较长时间(Read et al., 2020; Wu et al., 2020)。

基于上述疫情判断,本文设定三种不同情境进行评估和预测。情境1持乐观态度,假设国内疫情于3月底基本结束,最迟于4月上旬彻底结束;情境2持谨慎乐观态度,假设国内疫情于4月底基本结束,最迟于5月上旬彻底结束;情境3持谨慎态度,假设国内疫情于5月底基本结束,最迟于6月上旬彻底结束。

本文采用如下指标和角度加以评估:(1)考虑到在不出现疫情的情况下,旅游市场存在年度性自然增长,为此将其作为“反事实”情形。不同情境下、不同时点预测值与反事实估计值的差异,便是新冠肺炎疫情给旅游业造成的损失。与此同时,也将预测值与2019年度做同比分析以评估损失。(2)为保证结果的可靠性和可比性,本文以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作为指标,考察不同情境下这两个指标的变化情况。(3)评估涉及重要时点和不同时期两个维度,根据评估工作的不同特点分别适用不同的研究方法。

 

本文涉及两种测算方法:(1)针对疫情在重要时点给旅游业造成的影响,主要使用弹性法进行评估和预测。Et的含义为,旅游总人次变化的百分比与自变量变化的百分比之间的比值。Ei的含义为,旅游总收入变化的百分比与自变量变化的百分比之间的比值。通过双对数回归,可据历史数据估计Et与Ei的弹性值,继而通过Et估算旅游总人次的预测值,通过Ei估算旅游总收入的预测值。

具体来看,就春节期间而言,基于疫情暴发的时间节点恰与春节假期重合,本文将交通运输数据作为先行指标,通过春运弹性来评估新冠肺炎疫情对春节旅游市场的影响。就“五一”期间而言,可通过历史数据计算“五一”旅游市场相对于春节旅游市场的弹性,再结合春节旅游市场的预测结果和不同预测情境的数据校准,来预测“五一”期间的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就“十一”假期而言,延用上述思路,通过计算“十一”旅游市场相对于春节和“五一”旅游市场的弹性,预测“十一”期间的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2)针对疫情在不同时期对旅游业造成的影响,本文使用回归法进行评估和预测。为避免自变量的相互关联导致多重共线性问题,在预测2020年第一季度的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时,本文通过春节旅游市场数据建立回归方程;在预测2020年上半年的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时,本文通过第一季度和“五一”旅游市场数据建立回归方程;在预测2020年全年的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时,本文通过上半年和“十一”旅游市场数据建立回归方程。同时,在不同的预测情境下,通过代入不同的先行指标数据并修正截距项,以校准最终的预测结果。

(四)数据来源

第一,本文通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交通运输部、原交通部披露的年度报告或新闻通稿,收集历年春运期间(每年约40天)铁路、公路、水路、民航发送旅客总人次数据,涵盖时间范围为2000年至2020年。

第二,本文通过文化和旅游部、原国家旅游局、全国假日办发布的历年《春节假期文化和旅游市场情况》《春节假期旅游市场情况》《春节黄金周旅游统计报告》,收集历年春节期间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数据,涵盖时间范围为2000年至2019年。

第三,本文通过文化和旅游部、原国家旅游局、全国假日办发布的历年《“五一”假期文化和旅游市场情况》《“五一”假期旅游市场情况》《“五一”黄金周旅游统计报告》,收集历年“五一”期间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数据,涵盖时间范围为2000年至2019年。由于“五一”假期长度在2020年度以及过往年度存在差异,本文进行了数据口径调整以保证其可比性。

第四,本文通过文化和旅游部、原国家旅游局、全国假日办发布的历年《国庆假期文化和旅游市场情况》《国庆假期旅游市场情况》《“十一”黄金周旅游统计报告》,收集历年“十一”期间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数据,涵盖时间范围为2000年至2019年。由于“十一”假期长度在2020年度以及过往个别年度存在差异,本文进行了数据口径调整以保证其可比性。

第五,本文通过国家统计局、文化和旅游部、原国家旅游局发布的历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文化和旅游发展统计公报》《中国旅游业统计公报》《上半年全国旅游经济运行情况》,收集和整理历年年度、半年度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数据,并根据半年度数据的算数平均估计历年第一季度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数据。

二、新冠肺炎疫情在三个重要时间节点对我国旅游业的影响

(一)春节假期

 

为开展评估工作,首先建立2020年度春节旅游市场的反事实参照系。2020年1月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预测2020年春运期间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约30亿人次。由于彼时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全面爆发,一系列严格的防控工作尚未开展,因此该数据能够反映反事实的预期值,可作为评估参照。2020年2月20日,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春运数据显示,2月18日为期40天的2020年春运结束,全国铁路、公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14.8亿人次,比2019年同期下降50.3%。假设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的弹性值在2020年度大致保持不变,则新冠肺炎疫情对春节期间旅游业影响的估计结果见表2。